top
保密知识
关于中国首部情报法 这些条款有玄机
2018-04-26 04:37:56


6月28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情报法》(以下简称“情报法”)正式施行,引发了热切关注。

其实,一说起情报法,很多人的第一个反应是“高大上”,毕竟大家脑补的可能是好莱坞枪林弹雨、飞檐走壁的谍战场景,更何况情报法本身调整的法律关系又是神秘莫测的情报工作。

什么是情报?什么是情报工作?

打开法条具体条款,学习到最多的词汇莫过于“情报”和“情报工作”,这也是广大读者眼中,最有看头的。国家建立适应情报工作需要的人员录用、选调、考核、培训、待遇、退出等管理制度(第二十一条);国家情报工作机构应当适应情报工作需要,提高开展情报工作的能力(第二十二条)。

情报工作是国家安全工作的重要组成部分之一。翻开《现代汉语词典》,上面对“情报”的定义是“关于某种情况的消息和报告,多带机密性质”;1955年,在递交给美国政府的咨询报告中,负责“第二届赫伯特·胡佛委员会”情报活动的专门工作组提出“情报是涉及发起一项行动之前所有必须知晓的信息”。有一种说法,文艺复兴时期,欧洲思想家、哲学家弗兰西斯·培根提出著名论断“Knowledge is power”,就是在强调情报工作(信息)有助于获取权力。更早,2500多年前的春秋时代,中国兵圣孙子就在《孙子兵法》中强调情报工作在战争有决定胜负的能力:“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自从人类有历史记录以来,情报工作始终是任何国家、政权不可或缺的部分。如今,世界主要国家都有自己的情报机构,如美国中央情报局(中情局,CIA)、俄罗斯对外情报局(克格勃,KGB)、英国陆军情报六局(军情六处,MI6)、以色列情报和特殊使命局(摩萨德,Mossad)等。

立法背景

我国情报法的出台标志着我国新时期国家安全法律体系的进一步完善。1993年,我国出台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安全法》(以下简称“1993年国安法”),主要侧重反间谍工作。进入新世纪以来,随着国内外形势的发展变化,国家安全面临前所未有的新挑战。2014年4月15日,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中央国家安全委员会主席习近平在主持召开中央国家安全委员会第一次会议时,首次提出了总体国家安全观,将国家安全的概念扩展至“11种安全”,涵盖所有与国家核心利益相关的领域,传统安全和非传统安全被提至对等地位。同年11月,《中华人民共和国反间谍法》(以下简称“反间谍法”)出台,1993年国安法相应废止。

2015年7月,新版《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安全法》(以下简称“2015年国安法”)出台,成为一部涵盖了总体国家安全观的整体性法律。

随后,我国国家安全法律体系经历着再修订、再完善、再提升的过程,出台了一系列反恐、管理外国非政府机构以及加强网络安全的措施和法规。其中,情报法与反间谍法、《中华人民共和国网络安全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外非政府组织境内活动管理法》等成为2015年国安法“总体国家安全观”大框架下的细化补充,事实上,有关情报法立法的相关讨论也是与反间谍法同时进行的。

5月16日,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在官网上发布了情报法草案。

6月27日,情报法由中华人民共和国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二十八次会议通过,并于6月28日起正式施行。

情报法三大看点

1.主旨明确,立意深远

情报法第二条明确指出,国家情报工作坚持总体国家安全观,为国家重大决策提供情报参考,为防范和化解危害国家安全的风险提供情报支持,维护国家政权、主权、统一和领土完整、人民福祉、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和国家其他重大利益。

2.看似平淡,暗藏玄机

情报法第十二条:国家情报工作机构可以按照国家有关规定,与有关个人和组织建立合作关系,委托开展相关工作。

虽然没有出台相关解释,但是意味深长的“合作关系”已足够给人带来无限遐想。很多人表示,以后,“国家有任务给你”,也许不会再是一句玩笑话,而是有法律支持、有法律规范、有法律保障的行动,这也和我党一直秉持的群众路线相呼应。

情报法第十六条:国家情报工作机构工作人员依法执行任务时,按照国家有关规定,经过批准,出示相应证件,可以进入限制进入的有关区域、场所,可以向有关机关、组织和个人了解、询问有关情况,可以查阅或者调取有关的档案、资料、物品。

这里通过法律的形式给情报工作人员提供了保障。但仍有两方面工作需要加强:一是情报工作人员需要全方位的培训体系,全面提升个人素质和法律素养;二是需要提升公民反间防谍意识和情报意识,通过宣传提高民众配合度。

情报法第二十一条:国家加强国家情报工作机构建设,对其机构设置、人员、编制、经费、资产实行特殊管理,给予特殊保障。

情报法第二十二条:国家情报工作机构应当适应情报工作需要,提高开展情报工作的能力。

情报工作离不开情报人才的培养,而人才培养的方向应该满足国家需要。1956年,在周恩来、聂荣臻、张爱萍等先辈倡议下,中国正式开始了国家科技情报工作,并将科技情报工作的功能定位为“耳目、尖兵、参谋”。

随着科学技术的发展,情报工作的方式方法、技术手段不断变化发展,但这六个字的定位仍然成为情报工作的方向指引。情报学融合了政治、经济、军事、外交、国安、公安、社会、科技、文化等不同门类的知识,具有典型的交叉学科特征,如何培养新形势下国家情报工作所需要的情报人才,成为有关部门不得不考虑的“国家命题”。

情报法第二十三条:国家情报工作机构工作人员因执行任务,或者与国家情报工作机构建立合作关系的人员因协助国家情报工作,其本人或者近亲属人身安全受到威胁时,国家有关部门应当采取必要措施,予以保护、营救。

情报工作属于隐蔽战线,在这条战线上有刀光剑影,甚至还有流血牺牲。为此,国家以立法形式,保障了无名英雄们的权益。

情报法第二十四条:对为国家情报工作作出贡献并需要安置的人员,国家给予妥善安置。公安、民政、财政、卫生、教育、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等有关部门以及国有企业事业单位应当协助国家情报工作机构做好安置工作。

3.颁布低调,影响深刻

情报工作首次立法,让国民了解到了从前只存在于传说中的“情报工作”,这也完全符合最近几十年出现的世界潮流。1996年,俄罗斯通过了历史上首部调整情报工作的《对外情报法》;1994年,英国通过首部情报法;美国历来重视国家安全立法,尤其是“9·11事件”后,美国当局对安全情报人才的培养和安全情报工作法治化的投入均达到了空前的高度。

虽然情报工作立法是国际惯例,但由于情报工作本身属于“国之重器”,通常处于“水面以下”,具有极强的隐蔽性,很多国家选择对情报机构的活动秘而不宣。我国情报法的出台,让多年来带着神秘色彩、处于隐蔽状态下的国家情报机构和国家情报工作进入公众视野,“使得情报工作从无法可依变成有法可依,弥补过去社会主义法治建设缺少情报法的短板”。完善了国家安全相关体系建构的基础,也使得情报工作在依法治国的轨道上运行,保障人民的合法权益不受侵害。

                 (摘自“保密观”微信公众号)

 



My JSP 'frame_bottom.jsp' starting page


主办:广东省保密协会    技术支持:广州中铁信息工程有限公司

地址:广州市珠岛宾馆11号楼205室  邮政编码:510000  电话:020-87196594  传真:020-87196594 

建议使用1440*900以上分辨率和使用IE8、Chrome45内核或以上的浏览器,以获得最佳体验。 


站长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