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保密知识
真实的潜伏:“龙潭三杰”的故事
2018-04-26 04:11:33


图1.jpg

    中共历史上著名的“龙潭三杰”,指的是钱壮飞、李克农、胡底。1928年到1931年,他们三人一个在南京担任要职,一个留守上海主持工作,一个去天津担任长城通讯社社长,形成遥相呼应的铁三角。

图2.jpg

李克农、钱壮飞、胡底(从左至右),被中共情报界称为“龙潭三杰”,又称“前三杰”

 

    周恩来曾感慨地说到:他们三个人深入龙潭虎穴,可以说是“龙潭三杰”。如果没有他们,中国共产党的历史将被改写。

    今天,就请随“保密观”一起走进历史,了解这些真实的潜伏者们。

 

初入虎穴    获取情报

 

    从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开始,国民党新军阀施行的白色恐怖和屠杀政策一刻也没有停止,中国共产党在国民党统治区的全部组织被迫转入地下。

 

    1928年,国民党中央组织部党务调查科负责人陈立夫指派表弟徐恩曾开办无线电训练班,扩充党务调查科的特务系统。中央特科得知消息,派共产党员钱壮飞、李克农、胡底隐蔽身份考入训练班,深入敌人要害。

 

    钱壮飞很快以其聪敏干练赢得了徐恩曾的信任。1928年秋,徐恩曾任国民党上海无线电管理局局长后,将钱壮飞留在身边担任秘书。李克农则在上海无线电管理局任广播新闻编辑,不久升任电务股股长。

 

1930年初,在南京中山东路5号一座中式小楼的大门上,挂起了“正元实业社”的牌子,小楼屋顶上架设了天线,这里是国民党的特务机关大本营,徐恩曾任“总经理”。

图3.jpg

正元实业社,南京中山东路中央饭店东楼(现已拆毁)

 

    正元实业社“开张”伊始,钱壮飞向徐恩曾建议,应以制造无线电小型发报机为主,这样可以掩人耳目。而收集情报,自然用新闻记者名义最合适,因此还应在各地建立新闻通讯社,招揽一批能干的记者、编辑,为我所用。这些点子正中徐恩曾下怀,于是,徐在南京建立了长江通讯社,并让钱壮飞任社长,统管各地通讯社发来的情报。稍后钱壮飞又请准在南京丹凤街成立了民智通讯社,作为长江社的分支机构,并趁机举荐胡底担任民智社总编辑。不久,为搜集东北、华北地区的情报,徐恩曾要钱壮飞在天津建立长城通讯社,钱壮飞借机安排胡底前往天津出任社长。

图4(FMTP).jpg

徐恩曾等人在上海合影


    在党中央的安排下,李克农、钱壮飞、胡底三人组成特别党小组,李克农任组长,与时任中央特科情报科科长陈赓单线联系。他们三人互相配合,获取了国民党反动集团大量重要情报,为反对国民党反动统治,保卫党中央的安全做了大量工作。

 

危难时刻    斗智斗勇

 

历史的钟摆悄然来到1931年4月25日的夜晚,没有人会想到,在看似普通宁静的夜色之中,中国革命正悄然走向一个生死攸关的时刻。

图5.jpg

1931年的南京

 

    这天正逢星期六。正元实业社里空空荡荡,只有钱壮飞依然在办公室忙碌着。徐恩曾照例去了上海约会情人,星期一早上才会回来。特务机关险象环生,钱壮飞一方面谨言慎行,另一方面留心着那些不易察觉的细节和动向。多年游学海外的徐恩曾国文基础并不扎实,但却极力仿效蒋介石的做派,舞文弄墨。他的办公案头上,始终放着一套《曾文正公文集》。钱壮飞发现,只有标明徐恩曾亲译的绝密电报到达,这本书才会被他翻动。徐恩曾虽然把钱壮飞视为心腹,有一件东西却从不放手,那就是国民党高层之间的通信密码本。钱壮飞仔细琢磨推断,高级密码本加上《曾文正公文集》,很可能就是双重加密的复杂系统,要想破译国民党最高级别的密电,两者缺一不可。他暗下决心,一定要破解其中的秘密。

图5.jpg

金城出版社出版《曾文正公家书全集》

 

    机会终于来了。这天,徐恩曾起程去上海前,钱壮飞劝他将密码本留在保险柜里以免丢失,徐恩曾竟照做了。他万万没想到,自己保险柜的钥匙和密码早已被钱壮飞得到。

 

    当晚,钱壮飞正在专心处理手头的公务,机要人员进来将一封绝密加急电报交给他。电报是从武汉行营发来的,标明由徐恩曾亲译。钱壮飞收好电报不到十分钟,机要人员再次推门进来,又将一份来自武汉行营的绝密急电递给钱壮飞。武汉究竟发生了什么重大事件?还没等钱壮飞想出个眉目,第三封来自武汉的绝密电报送来了。武汉方面今晚一定发生了大事,很可能与我党有关!

 

    想到徐恩曾此时正在寻欢作乐,最快也要后天一早才能回来。钱壮飞马上拿出《曾文正公文集》和徐恩曾留下的密码本开始尝试着翻译。“黎明被捕,并已自首,如能迅速解至南京,三天之内可以将中共中央机关全部肃清。”第一封密电的内容,已经让钱壮飞浑身惊颤,冷汗直往外冒。

 

    “黎明”的名字,钱壮飞再熟悉不过,正是中共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中央特科三科科长、红队队长顾顺章。顾顺章对上海党中央所有秘密地址、全部领导人的秘密住地、电台密码以及联络方式了如指掌,甚至对钱壮飞、李克农、胡底等打入国民党的情报人员都一清二楚。原本就是流氓无产者的顾顺章叛变,肯定会将党的核心秘密和盘托出。

图7.jpg

顾顺章

 

    钱壮飞飞快译出第二封、第三封密电,根据电文,27日下午顾顺章就会被押送到南京,蒋介石、陈立夫只要稍作布置,28日就会在上海进行全城大搜捕,如果用飞机将顾顺章押解南京,时间还会提前。

 

    一切来得太突然,钱壮飞竭尽全力稳住情绪。思索片刻后,他迅速作出决定:速派党在南京的地下交通员刘杞夫(钱壮飞女婿)星夜赶赴上海,向李克农报告这一特大事件;紧急向南京地下党组织发出报警,要求立即撤离。他翻查京沪列车时刻表,晚上还有一班特快列车,11点开车,明早6点到上海。此时,挂在墙上的钟表指针已指向10点,离开车还有一个小时。钱壮飞迅速收拾好一切,走出值班室,回到家里,急促地唤醒正在熟睡的刘杞夫,命令他马上搭乘去上海的列车,向李克农和党中央紧急汇报。

 

    送走刘杞夫后,钱壮飞又折回办公室,不久,武汉方面又接连发来三封急电,他一封一封地翻译,最后一封电报的电文大意是:“徐恩曾左右有共产党分子潜伏,顾顺章投诚之事,切勿外传。否则,肃清共党中央大计将化为泡影。”

 

    看到顾顺章已经将自己和战友们供出,钱壮飞深知已经无法继续潜伏,于是他立即决定次日凌晨急赴上海,再次向中央报警。

 

红色特工    精神长存

 

    4月26日清晨,一夜没有合眼的钱壮飞像平常一样,若无其事地将六封密电留给徐恩曾,从容地离开了正元实业社。而昨夜,刘杞夫已幸运地赶上最后一班开往上海的火车,他急促地敲开上海东方旅社李克农的房门,简短而准确地报告了顾顺章叛变投敌的重大事件。

 

    4月26日,国民党在军用飞机未到的情况下,用军舰把顾顺章押往南京。陈立夫、徐恩曾立即见了他。顾顺章见到陈立夫和徐恩曾,开口就说:“钱壮飞是共产党员,要马上把他抓起来。万一他逃跑了,就会前功尽弃。”

 

    可此时,钱壮飞乘坐的列车正奔驰在京沪线上,上海火车站的军警已做好充分准备,等火车一到站,就飞快上车,逮捕钱壮飞。火车到达上海站后,军警们搜遍所有车厢,都没有见到钱壮飞的身影。原来,有着丰富对敌斗争经验的钱壮飞,已经在上海郊外一个叫真如的小站提前下车,绕道进入市区,消失在大上海的茫茫人海之中。

 图8.jpg

民国时期的上海

 

    26日晚上,平静的夜上海上演着与死神的赛跑。先后接到刘杞夫、钱壮飞的报告后,周恩来立即与中央特科负责人陈云商议并指挥中共中央各机关立刻采取行动,中共中央、江苏省委和共产国际远东局的机关及几百名工作人员大部转移。

 

    而在天津,胡底也收到了李克农的电报:“胡底,克潮病笃。”这是三人事先约定的暗号。其中,“克”是说李克农,“潮”指钱壮飞,“病笃”意即事态严重,必须立即行动。胡底心中顿时明白,他立马乘坐外国轮船离开了天津。

 

    上海,一场大搜捕开始了。徐恩曾深知,消息已经走漏,自己必须以最快的速度召集人手,如果有所耽搁,一切将功败垂成。于是,他连夜带着人手赶往上海,并在4月28日清晨会同上海警备司令部、英法巡捕房,调集200多人,按照顾顺章提供的地址,进行了大搜捕,由于被周恩来抢先了半步,反动派们一一扑空了。

 

    惊险的瞬间最终成为历史,回顾当时幸免于难的中共党员的名单,我们会发现周恩来、邓小平、瞿秋白、王明、博古、邓颖超、陈云、陈赓、聂荣臻、叶剑英、李维汉等人的名字赫然其中。

 

    从此以后,党的中央机关被迫从上海转移到江西中央苏区,周恩来曾多次满怀深情地说:“如果没有‘龙潭三杰’,我们早就不在人世了……”

 

    顾顺章事件后,“龙潭三杰”奉命回到江西中央苏区。在苏区,钱壮飞任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总参谋部第二局副局长。1935年,在红军长征队伍路经贵州时,他遭敌机袭击不幸牺牲。胡底在苏区任临时中央政府国家政治保卫局预审科科长,在长征途中跟随张国焘左路军行动,后因对张国焘不满,被秘密杀害于四川松岗。李克农回到江西后,任临时中央政府国家政治保卫局执行部部长,解放后任外交部副部长、解放军副总参谋长等职。

 

    “龙潭三杰”的杰出贡献,将永远铭刻在党的历史上。

图9.jpg



My JSP 'frame_bottom.jsp' starting page


主办:广东省保密协会    技术支持:广州中铁信息工程有限公司

地址:广州市珠岛宾馆11号楼205室  邮政编码:510000  电话:020-87196594  传真:020-87196594 

建议使用1440*900以上分辨率和使用IE8、Chrome45内核或以上的浏览器,以获得最佳体验。 


站长管理